助旗下公司上市 LEAP吸引投资老手 – 南洋商报

自交易所推出”杰出企业家加速平台”(LEAP)后,吸引到不少老练投资者,不仅仅是有意投资在LEAP上市的公司,还包括协助旗下已投资的公司上市。

在投资者协力推动下,相信未来可以让LEAP市场发展更蓬勃。

LEAP市场的新平台并非完全公开的交易市场,只开放给老练投资者交易,包括高净值公司和高资产净值人士。

Netrove Ventures集团创办人兼主席郑经燊相信,我国有庞大的老练投资者群,且根据旗下获得证监会批准注册股票型群众筹资平台CrowdPlus.asia,也看到老练投资者对股票型群众筹资市场有良好的反响。

由于中小企业增长潜能大,所以他相信,LEAP市场将可吸引到外资,而通过CrowdPlus.asia筹资的公司可吸引到一些外资就是最佳证明。目前,外资占CrowdPlus.asia总投资者人数少于10%,但随着他们持续推广,这数据也会跟着增加。

“LEAP市场仍处于起步阶段,但一旦LEAP取得早期成果,外资自然会来投资。”

加上中小企业增长潜能佳,成功抓住外资焦点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7月时,”赌王”何鸿燊联同汶莱王子阿都卡威、印尼富商哈马尼及团购网站Groupon前高层杨圣武等,合作投资以大马为总部的初创企业BookDoc。

郑经燊说,中小企业领域生气勃勃,且拥有很多优质及高增长潜能的公司。

“受到政府机构如媒体发展企业机构、大马全球革新与创意中心等扶持,有不少科技初创公司开始获得市场注意。”

他补充,在政府及私人领域的共同努力下,中小企业市场在过去5年有很好的发展。

1a

急起直追吸引中资

由于大马推出LEAP,为东盟首个类似平台,彭南明认为,将可吸引到外资,特别是中国投资者。

虽然泰国也宣布推出类似平台,但只是在今年初举办预览而已,且没有设下任何条例,反观大马交易所已在6月就推出条例。

“当中国投资者知道大马有股票型群众筹资和P2P时,他们感到吃惊,因为我们开始追上他们的步伐了。”

另外,企业顾问公司LEAP策略私人有限公司董事彭南明预计,LEAP推出后要在1至2年才看到效果。

“投资者的信心很重要。最初在LEAP上市的公司必须是可靠的,只要把整个平台的基础奠定好后,就能够提高投资者的信心。”

他认为,由于LEAP透明化,且经过顾问精密审核,风险会降低,会吸引到不少老练投资者。

“值得注意的是,这是根据证监会的精密审核程序进行,这与主板和创业板是一样的。”

他说,部分投资者计划创立基金,投资在LEAP。

2a

鼓励合作社参与

自立合作社(KOJADI)主席拿督黄炳火也向本报透露,自立合作社探讨成立一项特别基金,在LEAP推出后,投资在有潜能的中小企业。

合作社也提供指导,协助业务管理企业化,灌输良好的监管文化,让他们准备好在LEAP市场上市。

黄炳火说,基于有很多大型合作社,准备好提供融资给中小企业,所以自立合作社会鼓励或激励其他合作社,以专业或合格投资者的身分参与LEAP市场。

他点出,目前大马总共有1万3000家合作社,总资产达1250亿令吉,而营业额则达400亿令吉。

密切关注潜质企业

目前,Netrove Ventures集团对市场所有好的投资机会开放,包括在LEAP市场上市的企业,只要他们达到集团的投资标准即可。

郑经燊说:”通过参与LEAP上市的公司,拥有交易股票的优势,虽然目前还不知道流通量的水平。”

至今,该集团没有设下任何分配资金投资在LEAP,但已经密切留意发展。

他指,他们也能够利用LEAP,建议旗下投资的部分企业,通过该平台集资。

至于CrowdPlus.asia,则可能会探讨把在该平台集资的公司,上市LEAP。

郑经燊说:”我们可能把LEAP视为一项选项,让公司能够进入股票交易市场,及进一步融资。”

基于这些因素,集团将协助扶持LEAP市场,使到资金市场更活跃。

CrowdPlus.asia至今已完成9项交易,筹得超过500万令吉,且预计今年底之前将再进行另外5至10项交易,希望可筹得超过500万令吉。

此外,Netrove Ventures集团也考虑着是否要成为LEAP的顾问。

2c

填补融资缺口

早前,交易所总执行长拿督斯里达祖丁在一项联访中提到,推出LEAP市场是为了填补中小企业的融资缺口。《南洋商报》是受邀进行联访的唯一中文媒体。

根据马交所的分析,从大马中小企业集资生态系统来看,共有4个增长阶段。

第一阶段是初始阶段,包括研发/概念;第二阶段为种子/早期增长;第三阶段是中型企业/扩展模式;而第四阶段则是”下一股推动力”(next push),如上市。

LEAP市场主要是覆盖处于第二阶段至第四阶段的中小企业,而主板及创业板则落在第四阶段。至于群众集资则在第二阶段,而P2P则针对第一阶段至第二阶段。

虽然中小企业仍可从其他融资来源取得资金,包括金融机构、天使投资者、创投基金及私募基金,但从交易所及证监会所推的融资管道来看,显然第三阶段出现了融资缺口。因此,对于要进一步扩增业务的中小企业,或是中型企业而言,确实面对融资无门的难题。加上大约96%中小企业的资金,皆来自金融机构,少过4%来自资金市场,因此,企业过度依赖金融机构也是一个大问题。

2d

先学上市再升级

随着交易所推出LEAP市场,让部分原本计划上市创业板的企业,会优先考虑在LEAP上市,之后再跃升至创业板及主板。

专家们乐观看待这股趋势,因企业可先学习上市,做好准备再迈向另一个阶段。

黄炳火指出:”我也看到这股趋势。我认为,这是正面的,因为不会让企业突然面对文化冲击。”

他说,若是企业直接上市创业板,这或是他们经商历程以来更严峻的一场战,可能会没有充分了解,或适应不了上市后的情况。

他补充,中小企业领导人都是亲力亲为,一步一脚印,把公司创立起来。若是在创业板上市,就必须分很多股权给外人,而且还要委任外人担任独立董事,以后要做任何决定都得看别人眼色,业主会感到害怕。

根据交易所推出的LEAP条例,公众持股率为10%,而创业板及主板则必须达25%。

2e

创业板平均筹2400万

股票型众筹可筹得高达500万令吉,而今年在创业板上市的企业平均筹资约2400万令吉,这之间出现一个融资缺口,这也是交易所目标市场。同时,郑经燊亦点出,我国有很多大到难以在股票型群众筹资平台筹资的中小企业,LEAP的出现将成为融资缺口的桥梁。

“目前,很明显市场有一个缺口,而很多中小企业都落入这个缺口。”

据悉,大部分与交易所接洽的企业,所经营的业务属于新型业务,如金融科技、生物科技等,因为这些公司没有抵押品可向银行借贷,所以很难融资。

4

盈利达标未必能应付

彭南明认为,虽然一些中小企业的盈利纪录已达到创业板要求,但这只是其中一个标准而已,企业有可能应付不了其他的要求。

“相比于盈利纪录,我认为,内部已准备好及可适应到上市才是最重要。我估计,中小企业需要2至3年时间适应上市。”

他强调,上市不是终点,而是一个发展过程。

全马最大型牙科连锁医务所——Smile Link牙科集团原本考虑在创业板挂牌,但自LEAP推出后,就改变主意,计划在新平台上市。

该集团创办人拿督王润源医生早前向本报指出,会选择LEAP平台上市而非创业板,是因为前者更适合中小企业增长。他说,通过这平台上市,将有更多时间学习做一家上市公司,让他们能够做得更好,以后或可再提升至主板。

2g

Source:http://www.enanyang.my/news/20170815/%E3%80%90%E7%8B%AC%E5%AE%B6%E3%80%91%E5%8A%A9%E6%97%97%E4%B8%8B%E5%85%AC%E5%8F%B8%E4%B8%8A%E5%B8%82br-leap%E5%90%B8%E5%BC%95%E6%8A%95%E8%B5%84%E8%80%81%E6%89%8B/, 15 Aug 2017